当前位置:>>财金观察
分享到:
    发布时间:2019-11-13 10:25:45     文章来源:原创     点击量:160103

我们的“合作”竟如此美好

——《中国农村信用合作》是我成长的摇篮

 

 

阎雪君,男,1968214日生,汉族,山西省大同市马家皂村人;大学本科毕业,高级职称,中共党员;中国作家协会会员,现任中国金融作家协会主席、中国作家协会全国委员会委员。2013年,被国家文化部、中国作家协会、中国文联和中华全国总工会联合授予“全国优秀文艺工作者”荣誉称号。

 

  你还记得自己的初恋吗?人常说,初恋般的味道是最纯美的。我也没想到,这辈子,我的“初恋”竟与《中国农村信用合作》结缘。这种“初恋”的机缘和“合作”的情分,不得不说是我一生的幸运和福气,让多少人羡慕和赞叹不已。

  我与《中国农村信用合作》的“初恋”,犹如每个人呱呱坠地的第一声啼哭,第一次的蹒跚学步,第一次的牙牙学语,第一次青春萌动,都是刻骨铭心、历久弥新的。就是这“初恋般”的亲密接触,激发了我青春的悸动,点燃了我炽热的琼浆,孕育出了我耕耘的硕果。1993年,在恩师杜宏智和石荣艾行长的力荐和支持下,我有幸成为了山西阳高县农行的一名临时工。尽管是临时工,但毕竟是从此踏进了金融系统的大门。进入农行,我的工作自然就是文字宣传工作,接触的第一本杂志,当然就是《中国农村信用合作》。

  自此,我勤奋笔耕,文章一篇篇飞向北京,因为《中国农村信用合作》杂志是我们农金行业最高级别的杂志,是我们心中的“圣殿”。《中国农村信用合作》还真是跟我有缘,《广灵下乡纪实》《期盼》《大棚里飞出致富歌》《行长巧念市场经》《金色麦穗的希望》《财神扶贫不靠钱》《利用金融杠杆撬动水利板块》《大同信用社扶持下岗再就业纪实》等等,一篇篇新闻、一篇篇通讯、一篇篇报告文学、一篇篇小说源源不断发表,就是这一次次的“合作”和牵手,使我这个来自黄土高原偏远乡村的毛头小子华丽转身,化蛹成蝶,从一个头顶高粱花的文学爱好者,成长为中国金融作家协会主席、中国作家协会全国委员会委员;就是这“农金人自己的杂志社”,让这个全国金融系统具有权威和光荣历史的杂志社,从此多了一种内涵和关怀,由高贵简约的素描平添了色彩的斑斓,书写了中国农金史的创新与丰富,滋养和推动了中国金融文化的发展壮大,功彪千秋。从此,中国农村信用合作杂志(现为《中国农村金融》杂志)就融入了我生命的长河,渗透进我的灵魂,相识相知,荣辱与共,我把她像神一样侍奉。

  时间大体都是相似的虚空,普通的日子通常会像微风一样消散,难以留下痕迹。特别的日子不是因为时间特殊,而是有特别的事情发生。一个阳光明媚的清晨,我接到了《中国农村金融》杂志刘翔玲老师的电话,翔玲老师是我的恩师和领导,一路扶持我逐步成长。她在电话里向我描述了开展《中国农村金融》创刊30周年活动的蓝图,邀请了部分专家共叙杂志社不平凡的过去及美好的未来,并基于我是《中国农村金融》培养出来的作家,约我摘取心香一瓣,撰写一篇创作心得体会,我欣然应命。

任务领了,可是写什么?一时又心里没底儿。一个周末,我照例驱车回到距京城三百公里的乡村小宅。进了家门,立在一溜书柜的玻璃窗前,看着玻璃窗里映照着自己的容貌,心里独自感慨岁月的沧桑。静了一会儿,目光便下意识地留驻在了那一本本颜色稍微泛黄的《中国农村信用合作》上了,停了一下,我随手把它从书架上抽出来,翻开杂志的扉页,记忆的风尘便在阳光下开启,我的思绪也随着微风轻轻飘荡开来......

我是山西大同阳高县马家皂村人,1968214日情人节这天出生的,所以情感比较丰富,适合做文学,我在故乡接地气有人气拥底气唤志气享福气。我们那个村历史悠久,是唐朝建的,风水也很好。我们那个村是很有文化底蕴的,我所写的6部长篇小说,没有一部是离开我们村的,那里简直是小村庄大社会,取之不竭的宝藏。记得有位记者问我:“你自己是怎么定位的?”我说:“其实我只是个四不像。”为什么说是四不像呢?因为在作家队伍里面,他们都说我是银行人;但在银行系统里的人都说我是银行里的作家;回到村里,村里人说我是在城里上班的人;我到了北京城里的同事都说我是村里人。所以我给自己定位是“四不像”,恰恰就是“四不像”给我提供了一个广阔的天地。其实什么都像就什么都不像,什么都不像就什么都像,这也符合有无和虚实的中国传统文化。其实,恰恰就是这“四不像”给了我更广阔的空间和机遇,培养造就了我。

  从小到大,我的成长历程告诉我:文学是害人的。我就是其中的“受害者”,怎么说呢?因为我从小学到高中一直是偏科的一个“怪物”。因为偏科,数理化几乎都是零分,我初中念了6年,高中念了6年,屡战屡败、屡败屡战。学习成绩倒数,但精神可嘉,脸皮甚厚。后来因为我的同学都师范毕业教我了,我实在受不了了,学校才让我毕的业。许多人都戏谑地说:“阎雪君的基本功是最扎实的”。我是从初二开始写小说,高二开始发表小说。高中毕业名落孙山、毫无悬念地就当农民了,后来找了点临时活儿,在县制药厂烧茶炉。有一次我们县里的一个老干局长想把我弄过去写材料,结果让县委组织部部长以我是“三无”人员挡了回来。“三无”是什么呢?就是:没户口、没文凭、没工作。

  当然,文学也救了我。我从制药厂的临时工,到乡村的信用社、阳高县农行、大同市农行、山西省农行、到大同市人民银行、到中国人民银行总行、到华夏银行总行、到中国金融作协,十年实现了九级跳,从村、乡、县、市、省、到北京,一个台阶没落下,就像一条鱼,从海底深处一层层跳出水平面,历经各个生活层面,给了我一份职业一个饭碗,这支撑点是什么?是文学!多年来我坚持文学创作,生命里充满浪漫和奇遇,先后创作了360多万字的文学作品,200多万字的报告文学和新闻调研类作品。经过10年艰苦奋斗,我终于把自己从“三无人员”变成了“三有人员”。所以我经常鼓励年轻的作者说:记住,写作是一条通天的大道!

  1999年,我在大同市人民银行农金体改办工作,火热的农村金融工作触发了我的创作灵感,经过一年时间的创作,长篇小说《原上草》初稿成形。当时我也没有出版过作品,不知道往哪里寄,干脆就直接寄给了中国人民银行总行合作司,反正就知道他们是管全国农村信用社的,至于怎么办,他们看着办吧,听天由命。

  后来,王祁先生为其所作的序言《为农民而活得有滋有味的信合人》在《中国农村信用合作》杂志上全文发表,在全国金融系统及社会各界引起了强烈反响。序言清晰地讲述了这段小小的传奇:1999年十月初,张功平司长将一摞厚厚的书稿交给我,说是山西大同一个叫阎雪君的信用社干部写了一部反映信合人的长篇小说,让我给看看。当时也没太在意。从心里说,当代文坛上能有一部反映信合人的长篇小说,确是搞信用社的人(简称“信合人”)祈盼已久,千呼万唤的好事,但却又是可望而不可及的,因为这本书实在不好写。那其中的难处,除了文学,还有政治,还有敏感的神经和心底的震痛。现在有人写了,大概也是图解之作。但当我将书稿一页一页看下去,心情却逐渐振奋起来,继而有些惊叹了。觉得作者能够在充满原始野性与生命欲望的西部大背景中,刻画出一组浮雕般的信合人的群像实属不易。在作者笔下,那群信合人衣上沾着田里的泥巴,身上浸着农民的汗味和羊膻,眼里眨着朴实的智慧,嘴里甚至哼着地道的情歌。他们的身影总是融化在田野和农民之中,他们是为民而活得有滋有味的信合人。这群人在中国广袤的农村已默默工作了五十年,他们的功绩,像种子一样被深埋在土地里,人们端起饭碗的时候,很难想到“粒粒皆辛苦”里面也有他们的汗水。记得罗中立那幅著名的油画《父亲》吗?其实那些贫困山区的老信用社主任或老信贷员的脸孔,也同《父亲》一样沟壑纵横、历尽沧桑,同样记载着丰碑一样的奉献。

  几十年来,农村信用社为我国农村经济的发展作出了巨大的贡献。可是在林林总总的文学画廊中,很少见到信合人的身影,这实在难说公平。而如今,西北汉子阎雪君不声不响地抹了一笔,通过描述三代信合人的生活和情感经历,全景式地反映了当代信合事业改革、发展和奉献的历程。差不多是填补了一个空白,因而我说阎雪君是个有着极强责任感的青年作家。自古西北多慷慨悲歌之士,作为在大同生活了三十多年的阎雪君,自参加工作就在信用社当信贷员。他对大同的风土人情和父老乡亲,有着血肉、情感和灵魂的相濡相融。他极有灵性,甚至相信家乡那经历2400年风霜雨雪仍默默无语的五万一千多座大小石佛,千百年来不知向人们诉说了多少言语。“沉默是金”,恰恰是无言的至语。这些年他看惯了黄土高原的贫困和农民的贫穷;看惯了信用社的弱小和大银行的难以兼顾;看惯了农民的渴望和土地的焦虑;更看懂了信合人的眼泪和不屈的脊梁,他看到的太多太多了,但他沉默不言。他自知一介布衣,声如毫末,言若芥微。他在寻找一种倾吐的方式,想到了:“藏于名山,著书立说”。于是,这部令世人陌生的长篇小说便怆然问世了。小说生动地反映了信合干部职责的光荣、工作的艰辛和个人感情生活的苦辣酸甜,人物是真实可信的,很感人。作品有较强的时代感和行业特色,对西北城乡交界地域的风土人情、乡言俚语以及独特粗野的男女感情纠葛和性爱方式,描写得大胆、泼辣、浑厚、甚至很新鲜。可以说这个作品是行业文学,但更是社会文学,很耐读。特别值得肯定的是,作品能够把握主旋律,突出生活的亮色,体现了农村信用社的办社宗旨,给人以信心和追求的力量。这个深沉的信合人,在《原上草》的书里书外,又在思考什么呢?是否他想告诉人们,农村信用社永远会像原上草一样,不管社会是否理解它的价值,不管经受多少磨难,它的生命永远是充满追求和活力的.....

  《原上草》的出版发行,在当时确实引发了一段时间的金融文学热。《中国农村信用合作社》杂志还专门刊发了著名作家、评论家谢泳、王祥夫等的评论;全国各地的读者,尤其是许多地方的信用社老员工,含着眼泪给我写信,说信用社一直都是下面儿孙满堂,上面没有爹娘,多少年没人管没人疼,现在终于有作家给信用社树碑立传了,那个激动和高兴哈。从此就把我跟杂志社紧紧联系在一起了,《中国农村信用合作》就成了我的福地和娘家了。《中国农村信用合作》杂志社也是中国金融文化的福地和根据地,许许多多的金融作者、作家们的作品大都在《中国农村信用合作》发表,逐步形成了行业特色和规模优势,开创和引领了中国农村金融文化新风。

  我本人也由此奠定了在金融文学领域的基础,随着自己在金融文学创作中的不懈努力,逐步成长为金融文学行业的组织者和服务者。作为中国金融作协主席,我觉得有必要在这里谈谈我对中国金融文学的认识和理解。

  文章合为时而著,时代呼唤金融文学!壮丽的中国金融事业需要记载和讴歌。我们就是要欢迎包括金融系统外的作家一起来写金融文学,共同来繁荣金融文学创作。金融题材文学创作欠账太多,太需要大写特写了。邓小平先生说过:金融是经济的核心。随着经济和社会的发展,金融领域已成为经济的核心内容和时代的重要表征及“晴雨表”,是文学创作的重点领域和不竭的创作源泉。盖文章,经国之大业,不朽之盛事。文章均得江山助,好雨知时节。201111月,中国金融作家协会在中国金融工会的大力支持下,在北京成立,这是中国金融文学界的一件大事。使全国的金融作家终于有了自己的家,有了自己的组织,金融作家们堂而皇之地迈上了金融文学的舞台。春路雨添花,20135月,中国作家协会又批准了中国金融作家协会为中国作协团体会员,在金融界和社会各界引起了很大的反响,这是一件具有里程碑意义的大事。近年来,中国金融作协采取有力措施,为培养、建设这支文学新军作出了积极探索,激发了金融作家和作者的创作热情。尤其是在当前如此重大、深刻的社会变革中,如何讲述中国金融故事,发出富于影响力和感染力的中国声音,创作出可以传诸后世的精品力作,是当代中国金融作家面临的巨大挑战,也是当代中国金融作家的光荣所在。金融行业拥有从业人员近千万人,毫无疑问,这是一个庞大的自成体系的重要群体。党的十九大继续把文化建设作为提高我国文化软实力的重要举措,特别是习近平总书记在北京文艺座谈会上的重要讲话,更为金融文学的发展指明了方向。金融文学创作不仅是文学百花园的重要组成部分,同时也是提升我国金融软实力的重要体现。

  发展金融文学创作必须与时俱进,要跟上金融业和时代发展的步伐。在封建社会,金融文学大体反映了商品文明与权力文明互为消长的历史现象;在资本主义社会,金融文学则鲜明地反映了资本主义金融史,从原始积累到自由竞争到垄断资本形成。那么到了当代我国金融进入社会主义市场经济阶段,金融文学要反映的应该是更为复杂和深刻的金融人形象、金融人精神,金融经济社会的时代画卷等。我们提倡和鼓励体现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核心价值和主旋律的金融文学作品。金融文学是个富矿,潜力很大,有巨大的后发优势。金融文学还很年轻,像一片刚被开垦的处女地,有眼光有实力的作家坚持就会有所斩获,金融文学前景灿烂。

  金融文学可以写出文学力作甚至经典作品。检看历史文库,金融文学作品的诞生,可以回溯到两千多年前。从货币来到世间那天起,文学领域就萌发了一朵独具风采的奇葩。随着货币的盛行,金融文学就有了自己拓展的长天阔地。金融文学首先是文学,其次才是金融文学,金融文学质量的最终判断,不在金融题材上,而在文学的思想和艺术高度上。金融业是个被称之为世界皇冠领域的产业和行业,金融是社会发展进步的信用杠杆,这个行业和泛行业中的工作生活是极其丰富多彩、绚丽多姿的,集中了精英智者、尝遍了苦辣酸甜、充满了机遇风险、展尽了人性善恶、演足了爱恨情仇、牵扯了方方面面敏感神经的生活领域。文不按古,匠心独妙。只要坚持“文学是人学”的宗旨,金融行业题材也可以写出经典作品。

  东风好作阳和使,逢草逢花报发生。我们始终坚信金融文学创作和发展前景一片光明。所以中国金融作协提出“金融人写和写金融人”的理念,这个理念的核心就是要开门创作金融文学,开门发展金融文学,金融文学要凝聚系统内外的一切力量促进繁荣发展,金融文学创作和发展前景乐观,前途光明,通过金融人写和写金融人的共同努力,金融文学一定能结出丰硕的果实。

  千红万紫安排着,只待新雷第一声。中央繁荣文艺指示精神,党的十九大和习总书记的讲话精神给我们金融文学创作指明了方向。村村皆画本,处处有诗才,繁华的都市,还有丰收的乡村,时时离不开金融的支持,到处都有金融人的身影。登山则情满于山,观海则意溢于海,文若春华,思若涌泉,衔华而佩实。这火热的生活、壮丽的金融画卷,需要的更多的金融作家、文学爱好者去记录、去讴歌,描绘出一幅充满活力的金融文学蓝图。

  寄语金融文坛好,明年春色倍还人。

  我的“初恋”如此美好,“合作”的“结晶”竟如此丰硕。

  我爱《中国农村信用合作》,感谢《中国农村金融》!

 

2019115

于北京金融大街金融作协

附件下载:




电话:010-68981196 通用网址:中国农村金融网 网络实名:中国农村金融网

中华人民共和国电信与信息服务经营许可证:京ICP备12018315号-1 中国农村金融网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