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财金观察
分享到:
    发布时间:2019-11-12 14:31:16     文章来源:原创     点击量:160500

我的《中国农村金融》情结

 

  在退休那天,我信笔寄情赋诗一首《六十抒怀》,这样写道:

  惜别农商弹指间,职涯流年四十三。

  悲欢离合小资性,是非成败中庸观。

  博弈行业错列装,纵横城乡幸挂钤。

  笑谈韶华呓论语,人生仲春再扬帆。

  (自注:农商,特指重庆农商行;错,交错意;幸,幸运意。)

 

  非常幸运,在我职业生涯后半段近22年时光里,上苍赐予我一个最好的礼物,就是《中国农村金融》及其前身《中国农村信用合作》,相伴和给力我成长。

  据记载,《中国农村信用合作》经原国家新闻出版署批准,于19893月正式创刊。从20101月起,正式更名为《中国农村金融》。

  弹指一挥间,今年喜逢《中国农村金融》创刊30周年庆啦。

我与《中国农村金融》结缘,清晰记得始于1996年。

  那年的6月,是我人生一大拐点。从县城一家国有商办工厂转行跨入坐落在梁平一个不太偏僻的乡场上的农村信用社。

  诚然,我已从政府部门转身企业经营管理多年,也算涉足经济领域,可这毕竟有别于金融业,尤其是服务“三农”的农信社工作。作为一名“新兵”,无疑只能干一行、爱一行、钻一行,除此别无其他适应新环境下生存发展的捷径。

  令人难以忘怀的是,那年月的农信社,生活条件艰苦、工作性质艰辛、肩负使命艰巨。这对有过“知青”经历的我,亦能坦然面对。

  值得庆幸的是,当时社里拥有一份大家争相传阅的《中国农村信用合作》。据老员工讲,它可是全国农信系统唯一的专业期刊。因此,它很快成为了我的“掌中宝”。

  每每我捧读《中国农村信用合作》,就像一个极度饥渴者,终于饱享到美美的“大餐”——学政策、学业务、学写作,拓展视野、提升格局、增长才华、强化素质……

  作为一名用心的阅读者,我与众多农信人一样,不仅喜爱上《中国农村信用合作》,还对它产生了依附性。因为,它不愧为“农信人的良师益友”。由此,我便着手收存《中国农村信用合作》,成为其拥趸者。

  当年10月,为庆祝新中国农村信用社成立45周年,县联社临时借用我去搞宣传。在思考谋划、舞文弄墨中,可以说《中国农村信用合作》已成为灯塔和航标。记忆犹新的是,在参与策划第一幅巨型广告牌时,苦于行业尚无定性的标识。后来,领导采纳略以体现我永葆军人气质的建议方案,直接“借用”《中国农村信用合作》封面上的徽记,炫了一把。

  在经受庆祝活动的洗礼和考验后,我先由联社借调,随之正式调入,半年后走马上任办公室主持工作的副主任。从此,我不仅仅是《中国农村信用合作》的阅读者、成果转化者,还是勤劳的传递者,每年上报征订计划,每月组织分发各网点,定期馈赠地方党政领导和有关部门。我,也乐在其中。

  1998年,由市农改办“拉夫”,我参与编辑《重庆市农村信用社制度选编》,其中第五册“修订、新订各类制度”,要么是由我拟稿,要么是由我改写,要么是由我执笔修订的。这套书,被誉为“重庆直辖后全市农信社第一套工具书”,填补了制度建设的“空白”。

  之后连续3年,我每年参与编辑一本全市《合作金融研讨会调研文章选集》。

  2000年,终于如愿以偿地成为《中国农村信用合作》的写作者。我执笔撰写的《对支持农业结构调整的思考》一文,由《中国农村信用合作》(2000年第4期)刊发。

  当时,我着实高兴了一阵子。因在这之前,虽曾在市、县级小报,乃至《中国合作经济报》《中国城乡金融报》《西部金融报》《金融时报》《重庆经济日报》《重庆日报》和《重庆金融》等报刊上发稿数十篇,但在业界最高级别的核心期刊发表文章,这是实现“零突破”的标志。

  次年,好运接踵而至。由我执笔撰写的《信用社支持西部大开发的切入点》一文,在《中国农村信用合作》(2001年第2期)发表了。

  难忘2002年。3月,我有幸作为《中国农村信用合作》通讯员,参加了杂志社在美丽的杭州西子湖畔举办的“二00二年第一期通讯员培训班”。这无疑为我提升综合素养添薪助燃。

  当年,《中国农村信用合作》(2002年第9期)刊发了由我执笔撰写的《农村信用社资金营销的市场定位及模式》一文。

  不仅如此,我的人生之路也一步一个脚印迈上新台阶。是年,晋升联社监事长、纪委书记、工会主席;尚不满四年,交流异地担任联社理事长、党委书记。这期间,获誉“重庆市文明市民”“重庆市职工信赖的好主席”,晋升为高级专业技术职称。

  随着岗位变迁,我除了坚守《中国农村信用合作》读者本色外,则更致力于学用结合,以出神入化指导工作,欣喜结出硕果:为市联社“打短工”,执笔起草《重庆市农村信用社以区、县(市)为单位统一法人改革联社示范章程》,秉笔修订《重庆市农村信用社联合社章程》,主笔编修《重庆市农村信用社2006——2010年发展规划》等;“居家”长袖善舞,牵头编撰《江津信合志》,主编《潼南县农村合作金融志》,尤其是带领困难联社成功走出困境等;执著笔耕不辍,大凡参加行业研讨会一定是有奖必得,投稿《经济日报》《重庆发展》等多家报刊全部被采用,拙作《农村信用社应实现“七个转变”》(合作)斩获第三届重庆市金融学会优秀金融科研成果三等奖,另主编、编辑书刊10余本(期)等,不胜枚举。

  同时,我一如既往地支持《中国农村信用合作》征订发行工作,并引导、鞭策员工阅读、思考和转化运用。

  当整体改制的重庆农商行运行伊始,我奉调总行机关。先聘为编志办公室主任,后转任培训中心主任。

  缘于工作关系,我担纲《重庆市志•农村信用社志》第一副主编并提笔操刀,涉足农商行取道香港上市《招股说明书》讨论、“企业的历史”内容修改,兼职“内训师”为培训学员授课《重庆农村商业银行发展简史》,更加密切了与先是《中国农村信用合作》后为《中国农村金融》的关系。无论工作多忙,时间再紧,我一直保持着阅读当期杂志、时而查阅自1996年至2009年珍藏之“宝贝”的嗜好。

  20118月至12月,出乎意料地“北漂”京城,参与原中国银监会、中国银行业协会为庆祝新中国农村信用社成立60周年,联合拍摄制作电视宣传片和专题片《变革与辉煌》(上下集),我受命担纲总撰稿。凭借《中国农村金融》沁人心脾的图文,碰撞思想火花,触发创作灵感,圆满完成肩负的使命。在整个摄制期间,还义不容辞、责无旁贷地为专题片选素材、置场景、筛镜头、定扒词、精剪辑等工作竭智尽力。

  20163月,因事途经北京。机缘巧合,在《中国农村金融》杂志社里,我与杂志社前社长廖有明不期而遇。经坦诚交流,被引领入编辑《中国百年信用合作史料》之深度探讨、广泛提供史料行列,并享受厚待。

  今年2月,应邀赴《中国农村金融》杂志社参加“全国农信系统纪念改革开放40周年征文评审会”。天赐良机,我有缘与神交已久的新老编辑、领导和业界翘楚欢聚一堂。在热忱交流中,大家不乏谈及《中国农村金融》话题,真是众口烁金。

虽说刊名业已更改,其定位随之嬗变,杂志社的主管机关更是数易其主,领导与编辑也一直践行“铁打的营盘,流水的兵”,然而,《中国农村金融》一直深受全国农金人的喜爱和追捧。

与时俱进。而今退而未休的我,依然不时戴上老花眼镜,颇有选择性、饶有情趣地翻阅女儿特地从其单位不定期捎回的《中国农村金融》。

  抚今追昔,我永远感恩《中国农村金融》,它是我人生黄金时期的引路人、给力者之一,相伴和见证我一路前行。

  人间正道是沧桑。我深信:《中国农村金融》会越办越好,再创辉煌!这也是一个老农金人的衷心祝愿。(重庆农商行退休员工蓝娅萍)

附件下载:




电话:010-68981196 通用网址:中国农村金融网 网络实名:中国农村金融网

中华人民共和国电信与信息服务经营许可证:京ICP备12018315号-1 中国农村金融网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