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经济金融观察
分享到:
    发布时间:2017-11-06 16:08:11     文章来源:原创     点击量:32370
关注六大主要风险 实施宏观审慎管理

关注六大主要风险 实施宏观审慎管理

 

  针对银行业经营中存在的非金融企业债务风险、操作风险和合规风险及流动性风险、房地产市场风险、表外业务风险以及互联网金融及非法集资风险,监管部门采取了宏观审慎管理的对策

 

文/尹中立 中国社会科学院金融研究所研究员 洪帆 对外贸易大学信息学院

 

  中国人民银行发布的《中国金融稳定报告(2017)》(以下简称《报告》),突出了金融业要回归服务实体经济本源的指导思想,并着眼于完善宏观审慎管理,提出了有针对性的监管思路和方法。商业银行应主动适应宏观审慎管理的思路,在业务拓展及风险防范方面更加积极有为。

  对当前银行业的风险判断

  《报告》对2016年我国国民经济运行及金融体系状况的总体判断是“缓中趋稳、稳中向好,金融业改革不断深化,金融市场平稳运行,金融机构整体稳健”,同时把风险防控放在更加突出的位置,指出了银行业经营存在的六大主要风险状况。

  信用风险总体可控,非金融企业债务风险继续暴露。2016年,银行业金融机构信用风险总体可控,但银行授信总额在10亿元以上的企业发生债务风险的情况仍然较多,风险领域主要集中在低端制造业和产能过剩行业。非金融企业杠杆率上升,部分企业依靠“借新还旧”甚至“借新还息”维持经营,新增融资周转效率低下,部分地区恶意逃废债情况时有发生。

  操作风险、合规风险不容忽视。部分银行业金融机构在公司治理、内部控制等方面仍有不足,风险管理、合规经营等领域的问题依然存在,重大案件时有发生,案件风险从传统的存贷款业务向同业、表外业务蔓延。随着银行业“走出去”步伐的加快,海外合规风险也在增加。此外,部分小额贷款公司、融资性担保公司、融资租赁公司等具有融资功能的非金融机构,由于内部管理不善、外部监管不足等原因,发生多起风险事件。

  房地产市场出现局部泡沫风险。2016年,全国房地产市场继续分化,部分一、二线城市房价偏高、上涨过快,与居民家庭可支配收入增长差距拉大,呈泡沫化趋势,首付贷、房抵贷等产品与房价上涨势头相互强化,进一步助推房地产泡沫,新增信贷资源过于集中于房地产领域。

  流动性合理充裕,但不稳定因素较多。一是存款大幅波动仍然明显。2016年,银行业金融机构存款跨季月间波幅最高超过8万亿元。二是银行资金来源稳定性有待提高。2016年银行业金融机构存款环比增速各月均低于7%,其中4个月环比为负增长。一些同业业务比重高、资产负债期限错配严重的中小银行,流动性风险管理难度加大。

  表外业务继续增长,风险隐患值得关注。截至2016年年末,银行业金融机构表外业务余额253.52万亿元(含托管资产表外部分),表外资产规模相当于表内总资产规模的109.16%,比上年末提高12.04个百分点。其中,担保类19.03万亿元,承诺类16.08万亿元,金融资产服务类164.63万亿元。商业银行表外业务管理仍然较为薄弱,表内外风险可能出现交叉传染。

  互联网金融及非法集资风险继续暴露。2016年,我国互联网金融和非法集资风险得到一定程度遏制,但相关风险事件仍在持续暴露。一些互联网金融业态偏离了正确的创新方向,部分机构的风险意识、合规意识、消费者权益保护意识不强,反洗钱、反恐怖融资制度缺失,有些机构甚至打着“金融创新”的幌子从事非法集资、金融诈骗等违法犯罪活动。大量未取得金融牌照的机构开展理财等金融活动,涉嫌非法集资,民间投融资中介机构、P2P网络借贷、农民合作社、房地产、私募基金等领域非法集资案件高发,养老机构、消费返利、地方交易场所等领域涉嫌非法集资的问题逐步显现。比特币等特定虚拟商品吸引投资者跟风炒作,也存在一定风险。

  宏观审慎管理框架下的金融监管趋势

  针对上述风险,监管部门已经采取相应对策,这些监管对策具有统一的理论框架,即宏观审慎管理。宏观审慎管理是2008年全球金融危机后,国际社会为应对系统性金融风险而采取的监管措施。我国在借鉴国际经验的基础上,不断强化宏观审慎管理,健全金融监管协调机制,加强系统性风险监测评估,完善宏观审慎政策工具。

  进一步完善金融监管协调机制。2016年,金融监管协调部际联席会议(以下简称联席会议)继续深入推进金融监管政策、措施、行动的统筹协调,不断增强金融监管合力和有效性。全国金融工作会议之后,将设立国务院金融稳定发展委员会,部门之间的监管协调将更加完善,将推动建立更适应现代金融市场发展和金融业综合经营的监管体制机制。

  加强系统性风险监测与评估。监管部门不断加强对银行、证券、保险业金融机构和具有融资功能的非银行金融机构的监测评估和现场检查工作。组织商业银行和证券公司开展金融稳定压力测试,不断扩大压力测试覆盖范围。持续加强对重点领域和突出问题的风险监测和排查,持续加强对有问题大型企业的风险监测,及时处理重大风险事件,加强对宏观经济形势、区域金融风险及特定行业趋势的研判。

  有效使用并完善宏观审慎政策工具,继续强化G-SIFIs(系统重要性金融机构)处置机制。中国工商银行、中国农业银行、中国银行、中国建设银行和中国平安保险集团被识别为G-SIFIs机构,均按照金融稳定委员会(FSB)要求建立了危机管理小组(CMG),制订并按年度更新其恢复和处置计划(RRP)。为进一步完善宏观审慎政策框架,自2016年起,人民银行将差别准备金动态调整机制升级为MPA,从资本和杠杆、资产负债、流动性、定价行为、资产质量、跨境业务风险、信贷政策执行情况等七个方面引导银行业金融机构加强自我约束和自律管理。

  将原有“外债风险”指标扩充为“跨境业务风险”,并相应增加相关分项指标,以适应资金跨境流动频繁的趋势。为落实党的十八届三中全会关于建立健全宏观审慎管理框架下外债和资本流动管理体系的要求,人民银行初步建立了外汇和跨境资本流动的宏观审慎政策框架,从宏观审慎管理的角度看,这些监管手段和措施符合宏观审慎管理的政策框架。

  房地产市场的逆周期调节进一步强化。与以往房地产周期不同的是,当前房地产市场分化十分明显。针对不同地区房地产市场的不同表现,有关部门采取因城施策的差别化住房信贷政策。一是对房地产市场低迷的城市,以去房地产库存为导向,下调个人住房贷款最低首付比例;对实施“限购”的城市,个人住房贷款政策维持不变;针对部分一、二线热点城市,提高最低首付比例要求。二是督促商业银行调整优化信贷结构,加强审贷管理。三是做好房地产领域流入资金的管控和清理整治。对信托、理财、债券、资管计划、保险资金等投向房地产领域的资金予以清理规范,严控各类资金过度流入,打击资金违规流入。

  商业银行应主动加强监管和风险控制

  《报告》更加注重银行业风险防控,体现了2016年底中央经济工作会议“把防控金融风险放在更加重要位置”的指导思想。结合最近召开的全国金融工作会议精神,可以预见,我国银行业乃至金融业从鼓励发展与创新的阶段进入了强调监管与规范的阶段。

  银行业的监管已纳入宏观审慎管理框架,监管部门之间的配合与协调将愈加有效,跨市场的监管套利空间将会越来越小,银行业及整个金融业将朝着规范和稳健的方向发展。商业银行理财业务、通道业务等表外业务的扩张将受到抑制。商业银行应主动配合宏观审慎管理,积极强化风险控制,以服务实体经济为根本,真正回归本源。

文章来源:节选于《中国农村金融》杂志2017年16

 

附件下载:




电话:010-68981196 通用网址:中国农村金融网 网络实名:中国农村金融网

中华人民共和国电信与信息服务经营许可证:京ICP备12018315号-1 中国农村金融网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