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经济金融观察
分享到:
    发布时间:2017-10-17 11:09:28     文章来源:原创     点击量:31471
依托“一带一路”布局银行发展转型

依托“一带一路”布局银行发展转型

 

  为保证我国银行业支持“一带一路”建设的可持续发展,建议做好国家层面的统筹规划,完善我国银行业“一带一路”发展的总体战略,提升金融资源的配置效率

 

文/邵科 中国银行国际金融研究所高级研究员

 

  “一带一路”建设是我国深化对外开放新格局的重大战略,是我国银行业的发展机遇,也是重要工作目标。为保证我国银行业支持“一带一路”建设的可持续发展,建议做好国家层面的统筹规划,完善我国银行业“一带一路 ”发展的总体战略,提升金融资源的配置效率。

  银行转型发展需要依托“一带一路”

  国际化已成为国内大型银行转型的重点战略。在中国进入新常态的背景下,各大银行在国内市场的发展增速放缓,竞争日益激烈,而国家“走出去”进程提速为银行国际化打好了基础。此外,人民币汇率已经进入相对均衡的状态,未来出现大幅升值的可能性较小,有效缓解了银行国际化发展的外币资产、收入贬值问题。因此,国际化已经成为当前国内大型银行转型的重点战略,比如中国银行一直坚持国际化的经营特色,中国工商银行将国际化作为经营转型的“亮点”,中国建设银行明确提出将实现全球主要目标市场布局定为2015年的首要任务。

  “一带一路”是国际化战略的突破口。发展“一带一路”业务符合我国的国家战略,有利于银行分享政策红利;“一带一路”发展潜力较大,多数沿线国家处于工业化的快速发展阶段,金融需求巨大;我国银行业的金融产品和服务更适合现阶段“一带一路”的金融需求,且欧美发达国家金融业涉足相对较少,竞争环境有利。

  银行业布局“一带一路”仍处于发展阶段

  我国银行业长期以来坚持优先布局国际金融中心和发达经济体的国际化发展思路,在“一带一路”相关区域发展较为滞后。 一是广度不够。截至2016年年末,共有9家中资银行在26个“一带一路”沿线国家设立了62家一级分支机构,其中子行18家,分行35家,代表处9家,对“一带一路”沿线64个国家的覆盖率不到一半,而且部分地区还属于近两年新设或处于代表处的状态。二是深度不够。除了东南亚少数国家以外,我国银行业在大部分“一带一路”沿线国家基本上有1至2个经营性网点,员工数量相对较少,客户基础和市场影响力相对较差。

  战略趋同,难以形成核心竞争力。我国大型银行普遍提出建立商业银行为核心的综合化、国际化金融集团的目标,将国际化作为重要发展方向之一,但在战略定位上并不清晰。在“一带一路”方面,大型银行均提出将其作为国际化发展的重点,并做好了巨额的资金准备,但目前还没有形成差异化的定位、规划和路线图。战略定位趋同导致各银行的发展重点不突出,难以形成比较优势和核心竞争力,增长方式较为粗放。

  业务趋同,缺乏适当的经营弹性。当前,我国银行业的海外经营普遍以公司业务为主,在“一带一路”沿线区域尤为明显,公司贷款占比较高,重点业务高度相似,主要集中在交通、电力、能源、水利和通讯等基础设施建设方面,没有充分体现各银行的业务特点。各银行的收入结构相似程度较高,普遍以存贷款业务和息差收入为主,非息业务收入占比较低,其中手续费及佣金收入占比不到10%。此外,资金渠道相似,资金主要依赖于境内银行或者其他地区分行的补充,内生增长动力不足。

  区域趋同,影响金融资源配置效率。各银行在“一带一路”的网点布局具有高度的相似性:在东南亚和西亚地区相对集中,特别是在新加坡和阿联酋等国际金融中心,各银行均有较大的投入;在中亚和独联体地区的布局还有很大空间,除了俄罗斯、哈萨克斯坦和蒙古外,我国银行业较少涉足其他国家业务。银行业的网点布局是业务发展壮大的前提,区域布局的不平衡可能会导致过度竞争和竞争不足并存,影响金融资源的配置效率。

  客户趋同,易产生过度竞争。目前的客户主要是国内“走出去”的公司客户和与“走出去”相关的东道国大型企业,存在明显的“垒大户”情况。对于“走出去”的中小企业以及东道国本土的小企业,金融服务相对不够。

  统筹规划,制定银行业“一带一路”发展的总体战略

  清晰的总体目标和要求可以避免银行各自为战的盲目性,减少不必要的成本,是我国银行业可持续发展的有效保障。

  坚持与“一带一路”战略相适应。与中国在全球经济金融格局中的地位相适应,即中国需要有突出的能够充分参与国际竞争的跨国银行标杆;与国家开放战略在国民经济中的地位相适应,即银行业整体的国际化水平应符合我国实体经济的开放程度;与“一带一路”战略在国家整体开放战略中的地位相适应,即“一带一路”业务应在我国银行业国际化中占据合适的比例;与“一带一路”自身的需求相适应,要完善产品服务体系和网点布局。

  坚持市场化选择与政策引导共同发挥作用。鼓励银行在与国内外同业的竞争中,培养核心竞争力,扎根重点市场,提高自主发展的能力;政府和监管机构从整个银行业协调发展的大局出发,进行适当的前瞻性引导,避免过度竞争现象,弥补微观效率与宏观效率之间的差距。

  坚持集约型的发展模式。我国银行业发展“一带一路”相关业务,不能照搬过去发展国内业务的粗放型发展模式,盲目“求大求全”,必须走符合银行业未来发展方向的集约化道路。建议国家相关部委对我国商业银行的海外发展进行顶层设计,参照我国推动贸易和投资全球化的做法,在国家层面制订银行业发展“一带一路”业务的战略目标和实施规划,并统筹推进。

  在战略方向上,力争以“一带一路”为突破口,全面提升银行国际化水平,以适应实体经济的需求。同时,根据我国商业银行海外发展的情况、海外经营能力和发展潜力等因素,对有能力、有意于海外发展的银行进行分类指导和支持,引导形成成熟的梯队化银行队伍。鼓励大型银行差异性定位,聚焦核心业务。创造条件,鼓励已经具备一定能力的中小型银行充分重视客户需求、发挥自身特色,在关键国家初步建立业务覆盖能力,形成对大型银行的有力支持。

  完善银行业“一带一路”战略规划中应注意的问题

  银行布局融入综合金融布局

  金融服务“一带一路”建设是一个系统工程,需要各类公共资金以及商业资金发挥各自的特点,统筹规划,协调开展。具体来说,世界银行、亚投行、金砖国家新开发银行等各类全球性、区域性国际金融机构资金发挥引导和示范作用;丝路基金等各类政府性基金以及政策性银行提供重要的资金补充;银行主要从事上下游的商业性业务以及相关融资的承销、咨询、撮合业务,也可以在合适程度内提供银团贷款和项目贷款等;信用保险机构提供有力的风险分担机制;各类信用评级、会计和律师事务所参与市场环境建设。

  适当分工、加强合作

  在一些业务空间相对较大的市场中,比如在新加坡等金融中心以及俄罗斯、印度、马来西亚等国家,坚持市场选择为主,政策适当引导形成业务分工,既可以是零售业务和公司业务的分工、传统商行和投行等业务的分工,也可以是工商业、农业、基建等产业上的分工,具体根据各国的特点决定;在一些业务空间较小或者正处于开发期的市场上,比如中亚和独联体地区国家,坚持政策引导的重要作用,实行区域分工为主的模式,鼓励一家银行开拓市场,并可以考虑给予一定时期的特许经营权,以回收市场开发成本。

  重视推进节奏

  构建国家层面的风险监测体系,定期评估我国银行业国际化以及“一带一路”业务的整体风险暴露情况并实行动态调整,对部分银行的过激扩张行为进行适当干预。同时,建立保护性的风险转移及风险吸收措施,减少海外业务收缩给国内业务带来的不利影响。央行在海外金融机构发生临时性的资金短缺时,作为最后贷款人提供外汇资金支持;成立专门风险基金,对国际化的损失予以适当补偿。

  其他相关支持措施

  完善适合我国银行“一带一路”发展的监管体系。适应我国银行业在“一带一路”区域仍处于初级阶段的特点,对部分监管制度或监管指标从支持发展的角度予以调整,稳妥放宽各类行业、产业的信贷限制,支持有条件的银行在海外加强综合经营、投贷联动和并购,在风险可控的前提下动态调整贷款拨备比、贷款集中度、资本充足率和外债比例等指标的具体要求。协助解决国外法律和监管争端,为我国银行业海外机构的设置和业务拓展争取正当利益。

  充分利用考核、税收等杠杆引导和支持发展。完善银行绩效评价体系,设置特色化的考核指标,增加“一带一路”业务考核权重;在确保长期稳健发展的前提下,提高短期指标容忍度,积极引导发展。同时,给予适当的税收扶持,短期内引入“全球综合抵免”,扩大获得抵免权限的子公司范围;长期来看,建议以目前大部分国家使用的“免税法”取代“抵免法”,并予以适当免税。

  多渠道补充资本,增强发展基础。当前,我国银行规模仍保持较快增长,不良贷款率进一步提高,对资本的需求将明显提升,而净利润增速却持续下滑,在分红率基本稳定的条件下,内源补充作用较为有限。同时,国际资本监管持续增强,四大银行作为系统重要性银行均被要求1%的额外资本,且将承担TLAC(总损失吸收资本)的要求。鼓励大型银行加快创新资本补充工具,充分利用海外资本市场进行融资;可考虑以部分外汇储备注资,专项用于支持“一带一路”业务发展,丰富投资渠道,发挥战略性投资功能。

文章来源:节选于《中国农村金融》杂志2017年13

 

附件下载:




电话:010-68981196 通用网址:中国农村金融网 网络实名:中国农村金融网

中华人民共和国电信与信息服务经营许可证:京ICP备12018315号-1 中国农村金融网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