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微评论
分享到:
    发布时间:2021-03-25 12:38:47     文章来源:原创     点击量:1047

我身边的英烈“郑爹爹”

小时候,常到隔壁“郑爹爹”家玩耍,记忆中最深的就堂屋正中墙壁上悬挂的照片,那是一张民国初期一对年轻夫妻的合影。照片旁边镜框里镶嵌着中央人民政府政务院颁发的革命烈士证书,证书上面有毛主席亲自题写的“永垂不朽”四个金色大字。

说来也怪,“郑爹爹”明明是位慈祥的老奶奶,按老家风俗应该喊“婆婆”,怎么就成了爹爹呢?“郑爹爹”最小的孙子张龙,乳名“小毛子”是我天天一起玩的发小,他也懵懵懂懂不知所以。十多岁时我搬迁到城里,求学工作,离开老家三十多年了,这件事也就慢慢地淡忘了。

岁月不居,时节如流。最近全党号召开展党史学习教育,脑海里不禁浮现儿时的情景,为了重拾这段红色记忆,我冒着细雨,踩着泥泞,探访张氏后人,查阅当阳县志,史海钩沉,泪眼婆娑,整理并分享这份珍贵史料。

“郑爹爹”的丈夫叫张心田,生于1903年,原名张依恒,又名张少房,张子修,原当阳县河溶区孙家场新农村人(现当阳市两河镇孙场村),毕业于河溶乙种商业学校。大革命中,张在家乡领导农民开展了打土豪反帝反封建的斗争。19274月,加入中国共产党。同年九月,参加中共当阳县委领导的瓦仓起义,十月底,瓦仓起义军遭敌人围剿,张被冲散,随起义总指挥李超然转移于当阳县城活动。19282月,李超然牺牲,张遭国民党反动派的通缉,隐蔽于半月山,以教书为名,进行秘密活动。

1928年底,张按照中共当阳县委委员傅子和的指示,在漳河以西地区作恢复党的组织和发展农民协会等工作。1929年初,在黄家场组织建立了中共支部,在黄家场、富里寺和李家埠以西等地建立了中共小组,并在这些地方建立了农民协会组织。

1930年,张领导漳河以西中共党组织和农民协会,发动菱角湖、袁家湖、城、艾家营等地的农民开展了抢谷、吃大户等形式的反饥饿斗争。在孙家场、沙滩寺杀了抵制吃大户斗争的土豪张一典、张德凤。同年春,中共当阳县苏区第四区(孙、黄家场)成立,张心田任区委书记兼区长。

19321月,举行中共当阳县第一次代表大会,张当选为县委委员、当阳县革命委员会负责人、当阳县反饥饿斗争委员会副委员长等职。19324月,张被敌人捕获,宁死不屈,大义凛然,于1932年阴历312日,被国民党反动派杀害于半月山,残忍的匪徒将其心肝挖出来吃掉。

张心田牺牲时年仅29岁,留下4岁的儿子及年轻的妻子。妻子郑成秀,出身大家闺秀,知书达理,能识文断字,在当地颇有名望,连横行在当阳、荆门、江陵、枝江四县恶贯满盈的匪首郑家良都很敬重,曾从其刀下救出多人。她独自一人抚养儿子张良然,没有再嫁,儿子解放后就读于中国革命大学湖北分校,校长为李先念。张良然读书期间,湖北省管局局长洪范(曾任张心田联络员)多次到校看望张心田烈士遗孤张良然,为纪念父亲,提议后代称呼其母亲为爹爹,这就是郑爹爹的由来。1950年中华人民共和国中央人民政府政务院为张心田家属颁发了第一批烈士证书,后来因遗失,1983年由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政部补办。

儿时印象中的“郑爹爹”与我母亲关系甚好,经常到我家窜门,总是摸着我的头,嘘寒问暖,关心读书学习,但从不提那段光荣的历史,以至于大地革命时期对沮漳大地影响这么深远的人物就在身边,我也毫不知情。“郑爹爹”孙子五人或务农或务工,均在农村自食其力,无一人要求组织安排工作。现在想起来,“郑爹爹” 其实是将怀念深藏心底,从不居功索取,只为坚守那份初心。

“郑爹爹”198712月去世,享年84岁,为烈士丈夫守节55年。

(当阳农商银行 张玉玺)                           

 

附件下载:




电话:010-68981196 通用网址:中国农村金融网 网络实名:中国农村金融网

中华人民共和国电信与信息服务经营许可证:京ICP备12018315号-1 中国农村金融网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