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案例库
分享到:
    发布时间:2019-11-01 10:12:12     文章来源:原创     点击量:12039

超过担保期间担保人又主动还款效力问题研究

 

一、案例简介

借款人刘某于20061228日向某农商银行贷款28.9万元,2007614日到期,该笔借款由韩某、刘某提供连带担保责任。贷款到期后,借款人及担保人均未履行还款义务。200848日,该农商银行向当地法院提起诉讼,后因未预交诉讼费被法院裁定按撤诉处理。2008514日,借款人刘某死亡。200988日,该农商银行再次提起诉讼,法院判决借款人承担偿还借款本金及利息,担保人对借款本金及利息承担连带担保责任。2010524日,该农商银行向法院申请强制执行。2014730日,该农商银行依据担保合同上的约定通过银行系统扣收担保人韩某存款49289.98元。2014821日,又通过法院强制执行扣划韩某存款1万元。20151210日,案外人郁某(与担保人韩某是朋友关系)通过个人存折账户转账到该农商银行内部账户12万元,用于归还刘某借款。

20165月,担保人韩某向法院申请再审。2017217日,法院作出再审判决书,撤销了2009年法院作出的民事判决书,驳回农商银行的诉讼请求。2017622日,担保人韩某以不当得利为由向法院提起诉讼,要求农商银行返还非法扣划原告的存款179289.98元及相应利息并承担本案诉讼费。经审理,一审法院作出以下判决:1.被告农商银行返还原告韩某49289.98元及相应利息;2.驳回原告韩某其他诉讼请求。一审判决作出后,原被告双方均不服判决,向中级法院提起上诉,二审法院审理查明的基本事实与证据和一审相同,但基于在一审庭审笔录中农商银行与担保人韩某均认可“韩某委托郁某还款(12万元)属实”这一表述,二审法院对一审法院判决进行了撤销,并作出以下判决:1.判决农商银行返还韩某169289.98元及相应利息;2.驳回原告韩某其他诉讼请求。

二、法理分析

在上述案例中,一审法院以“不当得利没有法律依据”为由未支持韩某要求返还12万元的诉讼请求,而二审法院对此进行了改判,以“韩某委托郁某还款(12万元)属实”为由判决支持韩某要求返还12万元的诉讼请求,两级法院围绕的争议焦点在“韩某是否享有对该款项(12万元)的所有权”问题。笔者认为该案除上述争议焦点外,还在于“超出担保期间后,韩某是否有权要求返还‘案外人郁某通过个人存折账户转账到该农商银行内部账户12万元用于归还刘某借款’的款项”。

(一)正如本文开头所写,《最高人员法院关于贯彻执行<民法通则>若干问题的意见(试行)》第171条规定:“过了诉讼时效期间,义务人履行义务后,又以超过诉讼时效为由反悔的,不予支持”。超出诉讼时效期间与超出担保期间的法律后果是完全不同的。超出诉讼时效后债权人失去的仅仅是法律上的胜诉权,实体权利并不消失,而超出担保期间后债权人失去的是对担保人追索的实体权利,此时担保人不再承担担保责任。因此笔者认为,超出担保期间后原担保人的身份应更接近于实质意义上无法定还款义务的“第三人”,那么该判例的焦点问题应该转化为“无法定还款义务的‘第三人’主动归还债务能否要求返还”的问题。超过担保期间后,韩某及郁某作为债权债务关系中的第三人,明确是否存在代理关系将直接关系到“担保人”作为原告是否适格的问题。但在本判例中,二审法院仅依据“双方的自认”对代理关系进行了确认,而未对“银行认可委托的时间及郁某还款行为是否在行使代理权”进行实际调查,更未对“超过担保期间担保人又主动还款行为的效力”进行详细、明确的解释。

(二)即使在上述判例中,代理关系真实存在,代理的法律后果及于被代理人,那么争议的焦点就应转为“超过担保期间担保人又主动还款行为的效力”问题。本案例中,借款已超担保期间,此时担保人对该笔借款已经没有法定的还款义务,正如两级法院均认可在本案例中“银行首次强制扣款已经失去法律依据,故以银行不当得利为由支持韩某要求返还首次强制扣款”的主张,那么“超过担保期间担保人又主动还款的行为”属于什么性质呢?理论界存在不同看法,有的认为属于一种赠与行为,有的认为是一种无因管理。

笔者认为,成立赠与需要双方的合意,而在本案例中,原担保人与借款人(借款人已死亡)之间并不存在赠与的合意,因此,这种行为更接近于无因管理。无因管理是指未受他人委托,也无法律上的义务,为避免他人利益受损而自愿为他人管理事务或提供服务的事实行为(无因管理中,管理他人事务的人称为管理人,被管理事务的人称为本人)。管理人作出单方允诺,愿意为本人清偿债务的情况下,只要没有发生债务的转让,应当允许管理人撤销其允诺。如管理人在作出允诺后,又实际作出履行,第三人不得撤销其允诺,不能要求返还财产,恢复原状。因此,笔者认为在本案例中,原担保人实际履行了其允诺,偿还了借款人与银行的债务,基于诚实信用原则及保护银行的信赖利益,原担保人不能再要求银行返还财产,但可以“不当得利”为由要求借款人返还财产。需要特别说明的是,如果原担保人在作出无因管理的同时,存在重大误解、显失公平、胁迫、欺诈、乘人之危等情形,原担保人可要求对该行为进行撤销。

三、启示建议

(一)加强对不良贷款的日常管理。不良贷款的日常管理清收是一项非常重要的工作,不仅有利于银行实时掌握债务人的资产状况,及时收回欠款,还有利于保障银行依法清收的权利。因此,银行必须采取各种措施将不良贷款的日常管理清收工作纳入常规管理,并严格考核。

(二)强化学习常规法律诉讼知识。1)本案最初的问题出在“未及时预交诉讼费用”。农商银行存在只要向法院诉讼就可起到中断时效的作用。最高院的观点为是否具备诉讼时效中断的效力,应以撤诉时是否已将起诉状副本送达义务人或者以口头告知等方式将权利人已提起诉讼的方式主张权利的意思表示告知义务人为标准。告知的诉讼时效中断,否则不中断。而在法院实际工作中,只有缴纳诉讼费用后,法院才开始进行传票的邮递工作。(2)撤诉后再次起诉选择的时间点上。本案中,在没有有效催收的情况下,选择超过2年诉讼时效及担保期间进行诉讼,直接导致再审过程中被驳回诉讼请求,担保人不承担担保责任。上述两点问题就要求银行必须强化学习常规法律诉讼知识,避免出现常识性错误。

(三)谨慎“自认”。庭审过程中,基于诚实守信原则,自认的事实一般不易被推翻。因此,在庭审过程中当对方提出新的观点时,银行基于审慎原则需要求对方提供证据加以证明并质证后由法院进行判定,而不是选择主动自认。本案中,因为银行在一审笔录中的自认,直接导致二审判决撤销原判决的后果。(山东临沂河东农商银行 周洁)

 

 

附件下载:




电话:010-68981196 通用网址:中国农村金融网 网络实名:中国农村金融网

中华人民共和国电信与信息服务经营许可证:京ICP备12018315号-1 中国农村金融网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