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案例库
分享到:
    发布时间:2019-01-15 15:13:33     文章来源:原创     点击量:11132

连带共同保证中仅向部分保证人主张权利的效力

 

  根据担保法规定,债权人在连带责任保证的保证期间内未要求保证人承担保证责任的,保证人免除保证责任。因此,在保证期间内向保证人催收、及时主张权利,是债权人保护债权完整性,防范保证人免责风险的必要措施。但农村中小金融机构客户较多呈现分散性、住所不固定性及联系方式多变性等特征,在保证期间内向全部保证人主张权利存在很多实际困难,因此,对“仅向部分连带共同保证人主张权利的效力是否及于其他保证人”进行分析探讨,对农村中小金融机构逾期贷款管理工作具有很好的实践意义。

  基本案情

  20111125

  颜某与香山公司签订《借款协议书》,约定借款金额3000万元,借款期限自20111125日至2012224日。吴某某与方某某在保证人一栏签字,并注明担保方式为连带责任保证。同日,颜某将3000万元借款汇至香山公司的银行账户,香山公司出具收据予以确认。

  2012824

  后借贷双方又签订补充协议,将还款期限延长至2012824日,并与保证人吴某某、方某某约定将原担保一并延期到2012824日。

  201315

  方某向颜某出具《担保函》,承诺就讼争借款自愿承担连带保证责任。

  2013124

  香山公司向彦某出具《确认书》,确认债务本金和利息,保证人方某亦在《确认书》上签字,表示“同意以上确认内容并同意继续提供连带责任保证”。

  201359

  颜某催收未果,提起本案诉讼,并在诉讼请求第二项要求吴某某、方某某、方某承担连带清偿责任。

  庭审过程中,吴某某和方某某均以债权人未对其进行催收为由提出抗辩,认为债权已超过保证期间,保证责任应当免除。

  福建省高级人民法院支持了债权人颜某的诉求,判令保证人吴某某、方某某、方某对香山公司所负债务承担连带清偿责任。

  吴某某不服判决向最高人民法院提出上诉,最高人民法院作出二审终审判决,驳回其上诉,维持原判。

  法律分析

  本案的争议焦点是:各保证人的保证期间是否届满,保证人是否应当承担保证责任。围绕该争议焦点,本案涉及以下几个法律问题:

  (一)本案保证期间的到期日

  根据担保法解释的规定,保证合同约定的保证期间早于或者等于主债务履行期限的,视为没有约定,保证期间为主债务履行期届满之日起六个月。本案中,保证人方某在担保函中未约定保证期间,保证人吴某某、方某某约定的保证期间等于主债务履行期限,依照法律视为没有约定,因此,三保证人的保证期间均为主债务履行期限届满之日起6个月,即保证期间的到期日应为2013224日,债权人应当在该日期之前向保证人主张权利,否则保证人免除保证责任。

  (二)方某在《确认书》上签字是否构成债权人向其主张权利

 

  笔者认为,《担保法》第二十六条的立法本意在于督促权利人积极行使权利,而非对债权人权利的限制。对于连带责任保证,法律仅要求债权人在保证期间届满前及时主张权利,但对主张权利的方式并未限制,无论是签发《担保人履行保证责任通知书》或者要求保证人在相关债权确认书上签字,或者是直接向人民法院提起诉讼等向债务人催收的方式,均可以视为“要求保证人承担保证责任”,并且依照担保法解释第三十四条的规定,自主张权利之日起,开始计算保证合同的诉讼时效,即实现保证期间向诉讼时效的转化。

  本案保证期间届满前,颜某向香山公司发出了《确认书》,保证人方某在该《确认书》上签字,表示“同意以上确认内容并同意继续提供连带责任保证”,表明债权人与保证人对“承担保证责任”达成了意思一致,已经构成了向保证人主张权利事实,保证人方某的保证期间已经转化为诉讼时效。

  (三)向保证人方某主张权利的效力能否及于另外两个保证人

  本案保证人方某在《确认书》上签字虽然构成了债权人向其主张权利,但该主张权利的效力是否及于其他两个保证人?即对方某主张权利是否视为对保证人吴某某和方某某也主张了权利,吴某某和方某某的保证期间是否也转化为诉讼时效?福建省高院和最高人民法院对该效力均予以认可,笔者认为主要是基于以下理由:

  理论依据

  (1)保证期间和诉讼时效目的的同质性

  尽管保证期间作为除斥期间和诉讼时效存在诸多区别,但本质都是为了促使权利人尽快行使权利,以结束合同双方权利义务不确定的状态,提升社会经济运行效率。因此保证期间向诉讼时效转化的事由应当类推适用诉讼时效的中断事由。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民事案件适用诉讼时效制度若干问题的规定》第十七条第二款规定,对于连带债务人中的一人发生诉讼时效中断效力的事由,应当认定对其他连带债务人也发生诉讼时效中断的效力。因此对于连带共同保证人中的一人发生保证期间向诉讼时效转化的事由,应当认定对其他连带保证人也发生保证期间向诉讼时效转化的事由。

  (2)连带共同保证具有外部可分性

  根据担保法解释第二十条的规定,在连带共同保证中,债权人可以要求债务人履行债务,也可以要求任何一个保证人承担全部保证责任。从立法本意上看,该规定目的在于方便权利人实现债权,实际上要体现的是连带共同保证对外效力的连带性与可分性,即债权人向任何一个连带保证人追偿,即视为对全部保证债务进行了主张。

  (3)保护保证人追偿权,体现公平正义的需要

  根据担保法解释第十二条的规定,已经承担保证责任的保证人,有权向债务人追偿,或者要求承担连带责任的其他保证人清偿其应当承担的份额。在连带共同保证人,只要其中的一人承担了保证责任,对超出其应承担份额的部分,就有权向其他保证人追偿,因此无论债权人有没有向其他保证人主张权利,其保证责任并不当然免除,否则,将会导致债权人于催收甚至恶意放弃其他保证人的保证责任,而损害已承担保证责任的保证人的权利,违背公平正义的法治精神。

  法律依据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已承担保证责任的保证人向其他保证人行使追偿权问题的批复》规定:“承担连带责任保证的保证人之一或者数人承担保证责任后,有权要求其他保证人清偿应当承担的份额,不受债权人是否在保证期间内向未承担保证责任的保证人主张过保证责任的影响”。这从法律上确认了,在连带共同保证中,未承担保证责任的保证人,无论其在保证期间内是否被主张权利,均应与实际承担了保证责任的保证人分担责任,也即其保证责任并不当然免除。

  结论与启示

  在连带共同保证中,债权人在保证期间内仅向部分保证人主张权利的效力及于其他保证人。这并不意味着,在贷后管理实践中,仅对保证人中的一人进行有效催收即可。根据银行审慎性经营的原则及贷后管理制度,信贷管理人员仍然应当在保证期间届满前对全部保证人进行催收。只有在实务中确实出现部分连带责任保证人难以查寻下落或不予配合的情况下,才可以选取利于查找、积极配合的其中一个保证人主张权利,以最大限度地维护银行作为债权人的权益。(山东阳谷农商银行 孟宪东)

 

附件下载:




电话:010-68981196 通用网址:中国农村金融网 网络实名:中国农村金融网

中华人民共和国电信与信息服务经营许可证:京ICP备12018315号-1 中国农村金融网版权所有